庐山市新闻综合频道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“一针70万”的救命药,除了进医保,还要做什么?-中

发布日期:2020-08-17 00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深观察丨“一针70万”的救命药,除了进医保,还要做什么?

  澎湃特约评论员 李国炜

  近日,网上一则消息称,“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的特效药诺西那生钠注射液,在中国市场上一针能卖70万元人民币,而在澳大利亚只卖41澳元(折合成人民币约205元)。”之后,有媒体发表了《200多元一针进口药卖70万,何其狠也》的评论,一时成为舆论焦点。

  之后,国家医保局也做出回应称,诺西那生钠注射液本来就是由市场自行定价的,所以该药在每个国家的价格存在一定出入。自2019年在国内上市以来,已被纳入医保谈判日程,国家希望和相关药企业谈判,但是“因药物价格下不来,就始终没办法进入到医保目录”。

  国家医保局给出了希望,但是,天价救命药被纳入了医保之后,是不是万事大吉了呢?或者说,被纳入医保是不是让救命药让人用得起的唯一出路?这还是得从长计议。

  脊髓性肌萎缩症(SMA)是一种罕见的常染色体隐性遗传性疾病,在新生儿中发病率为六千分之一到万分之一。一般而言,治疗病情较为严重的SMA患者,第一年需要注射6针诺西那生钠注射液,第二年开始每年需要注射3针。因治疗费用十分高昂,不少患者家属寄希望于医疗保障制度。

  那么,诺西那生钠注射液纳入医保可行吗?我们不妨以当前医保基金收支情况、SMA的发病率及治疗相关费用,进行可行性评估。

  据测算,我国现在有3万至5万名SMA患者,其中病情较为严重的1型SMA患者约占45%。假定我国SMA患者为4万人,则病情严重的患者数为1.8万人。1.8万人每人每年注射3针诺西那生钠注射液,且由医保负担90%的费用,则需医保基金因此承担费用为340.2亿,占2019年全国基本医保基金总支出(20854亿元)的1.63%。而从国际经验观察,一般而言,罕见病医疗总费用占全国医疗保障基金的比率不高于1.5%。

  据国家卫健委披露,我国罕见病患者超过2000万(实际可能远超2000万)。罕见病发展中心《中国罕见病药物可及性报告(2019)》指出罕见病患者治疗费用年度自付上限不宜超过8万元。若假定罕见病患者为2000万且罕见病患者的人均医疗费用为8万元(实际可能远超这个数字),并由医保负担90%,则需医保基金承担的费用为14400亿。2019年全国基本医保基金累计结存27697亿元。换句话说,全国基本医保基金累计结存资金仅可支持1.92年。

  上述分析结果提示我们,罕见病用药纳入医保,需要谨慎权衡、量力而行,不可低估其对医保基金的冲击,更不可追求毕其功于一役。

  那么,面对天价罕见病药物,我们还有应对之策吗?综合考量各方经验和各类影响因素,我们还可以从下方面着力:

  第一,利用我国人口多、市场大的优势,通过与制药厂商谈判、集中采购等形式,压低药物价格。

  第二,整合政府、社会、个人等方面资源,统筹社会医疗保险、政府医疗救助、社会互助、商业保险,构建多元化用药保障模式。

  第三,国家要通过合理政策降药物低研发成本,鼓励自主创新。从国际经验观察,罕见病药物昂贵的主要原因是研发成本高、市场规模小、风险大。为破解上述问题,欧美发达国家多通过指定罕见药物制度来激励制药厂商。以美国为例,1983年美国制定了《孤儿药法》(罕见病药物又被称为“孤儿药”),规定了指定某药物为罕见病药物的规则,及激励制药厂商的“诱因”,包括申请研发经费财政资助及税赋减免、简化审批程序以加快药物推向市场,减收或免收审批费用,以及在药物准予推向市场后享有一定年限的市场专卖权等等。

  据统计,自1983 年2017年,美国已成功研发并获准在市场销售超过600 项治疗罕见病的药品及生物制品。而1973 年至1983年间,美国市场上推出的相关药物少于10 项。

  除了将罕见病药纳入医保之外,以上这些措施都是我们现在可以做的。

  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 【编辑:周驰】